魏志倭人伝
原文

 倭人在帶方東南大海之中 依山島為國邑 舊百餘國 漢時有朝見者 今使譯所通三十國 從郡至倭 循海岸水行 歷韓國 乍南乍東 到其北岸狗邪韓國 七千餘里 始度一海 千餘里至對海國 其大官曰卑狗 副曰卑奴母離 所居絶島 方可四百餘里 土地山險 多深林 道路如禽鹿徑 有千餘戸 無良田 食海物自活 乗船南北市糴 又南渡一海千餘里 名曰瀚海 至一大國 官亦曰卑狗 副曰卑奴母離 方可三百里 多竹木叢林 有三千許家 差有田地 耕田猶不足食 亦南北市糴 又渡一海 千餘里至末盧國 有四千餘戸 濵山海居 草木茂盛 行不見前人 好捕魚鰒 水無深淺 皆沉沒取之 東南陸行五百里 到伊都國 官曰爾支 副曰泄謨觚柄渠觚 有千餘戸 世有王 皆統屬女王國 郡使往來常所駐 東南至奴國百里 官曰兕馬觚 副曰卑奴母離 有二萬餘戸 東行至不彌國百里 官曰多模 副曰卑奴母離 有千餘家 南至投馬國 水行二十日 官曰彌彌 副曰彌彌那利 可五萬餘戸 南至邪馬壹國 女王之所都 水行十日 陸行一月 官有伊支馬 次曰彌馬升 次曰彌馬獲支 次曰奴佳鞮 可七萬餘戸 自女王國以北 其戸數道里可得略載 其餘旁國遠絕 不可得詳 次有斯馬國 次有已百支國 次有伊邪國 次有都支國 次有彌奴國 次有好古都國 次有不呼國 次有姐奴國 次有對蘇國 次有蘇奴國 次有呼邑國 次有華奴蘇奴國 次有鬼國 次有為吾國 次有鬼奴國 次有邪馬國 次有躬臣國 次有巴利國 次有支惟國 次有烏奴國 次有奴國 此女王境界所盡 其南有狗奴國 男子為王 其官有狗古智卑狗 不屬女王 自郡至女王國萬二千餘里
 男子無大小皆黥面文身 自古以來 其使詣中國 皆自稱大夫 夏后少康之子封於會稽 斷髮文身以避蛟龍之害 今倭水人好沉沒捕魚蛤 文身亦以厭大魚水禽 後稍以為飾 諸國文身各異 或左或右 或大或小 尊卑有差 計其道里 當在會稽東冶之東 其風俗不淫 男子皆露紒 以木緜招頭 其衣橫幅 但結束相連 略無縫 婦人被髮屈紒 作衣如單被 穿其中央 貫頭衣之 種禾稻紵麻 蠶桑緝績 出細紵縑緜 其地無牛馬虎豹羊鵲 兵用矛楯木弓 木弓短下長上 竹箭或鐵鏃或骨鏃 所有無與儋耳朱崖同 倭地溫暖 冬夏食生菜 皆徒跣 有屋室 父母兄弟卧息異處 以朱丹塗其身體 如中國用粉也 食飲用籩豆 手食 其死 有棺無槨 封土作冢 始死停喪十餘日 當時不食肉 喪主哭泣 他人就歌舞飲酒 已葬 舉家詣水中澡浴 以如練沐 其行來渡海詣中國 恒使一人 不梳頭 不去蟣蝨 衣服垢汚 不食肉 不近婦人 如喪人 名之為持衰 若行者吉善 共顧其生口財物 若有疾病 遭暴害 便欲殺之 謂其持衰不謹 出真珠青玉 其山有丹 其木有柟杼豫樟楺櫪投橿烏號楓香 其竹篠簳桃支 有薑橘椒蘘荷 不知以為滋味 有獮猴黑雉 其俗舉事行來 有所云為 輒灼骨而卜 以占吉凶 先告所卜 其辭如令龜法 視火坼占兆 其會同坐起 父子男女無別 人性嗜酒
 (魏略曰其俗不知正歲四節但計春耕秋收為年紀) 見大人所敬 但搏手以當跪拜 其人壽考 或百年 或八九十年 其俗 國大人皆四五婦 下戸或二三婦 婦人不淫 不妬忌 不盜竊 少諍訟 其犯法 輕者沒其妻子 重者沒其門戸 及宗族尊卑 各有差序 足相臣服 收租賦 有邸閣國 國有市 交易有無 使大倭監之 自女王國以北 特置一大率檢察 諸國畏憚之 常治伊都國 於國中有如刺史 王遣使詣京都帶方郡諸韓國 及郡使倭國 皆臨津搜露 傳送文書賜遺之物詣女王 不得差錯 下戸與大人相逢道路 逡巡入草 傳辭說事 或蹲或跪 兩手據地 為之恭敬 對應聲曰噫 比如然諾
 其國本亦以男子為王 住七八十年 倭國亂 相攻伐歷年 乃共立一女子為王 名曰卑彌呼 事鬼道 能惑衆 年已長大 無夫壻 有男弟佐治國 自為王以來 少有見者 以婢千人自侍 唯有男子一人給飲食 傳辭出入 居處宮室樓觀 城柵嚴設 常有人持兵守衞
 女王國東渡海千餘里 復有國 皆倭種 又有侏儒國在其南 人長三四尺 去女王四千餘里 又有裸國黑齒國復在其東南 船行一年可至 參問倭地 絕在海中洲島之上 或絕或連 周旋可五千餘里
 景初二年六月 倭女王遣大夫難升米等詣郡 求詣天子朝獻 太守劉夏遣吏將送詣京都 其年十二月 詔書報倭女王曰 制詔親魏倭王卑彌呼 帶方太守劉夏 遣使送汝大夫難升米次使都市牛利 奉汝所獻男生口四人女生口六人班布二匹二丈 以到 汝所在踰遠 乃遣使貢獻 是汝之忠孝 我甚哀汝 今以汝為親魏倭王 假金印紫綬 裝封付帶方太守假授汝 其綏撫種人 勉為孝順 汝來使難升米、牛利渉遠 道路勤勞 今以難升米為率善中郎將 牛利為率善校尉 假銀印青綬 引見勞賜遣還 今以絳地交龍錦五匹 (臣松之以為地應為綈 漢文帝著皁衣謂之弋綈是也 此字不體 非魏朝之失 則傳寫者誤也) 絳地縐粟𦋺十張蒨絳五十匹紺青五十匹 荅汝所獻貢直 又特賜汝紺地句文錦三匹細班華𦋺五張白絹五十匹金八兩五尺刀二口銅鏡百枚真珠鈆丹各五十斤 皆裝封付難升米牛利 還到錄受 悉可以示汝國中人 使知國家哀汝 故鄭重賜汝好物也
 正始元年 太守弓遵遣建中校尉梯儁等奉詔書印綬詣倭國 拜假倭王 并齎詔賜金帛錦𦋺刀鏡采物 倭王因使上表荅謝詔恩 其四年 倭王復遣使大夫伊聲耆掖邪狗等八人 上獻生口倭錦絳青縑緜衣帛布丹木拊短弓矢 掖邪狗等壹拜率善中郎將印綬 其六年 詔賜倭難升米黃幢 付郡假授 其八年 太守王頎到官 倭女王卑彌呼與狗奴國男王卑彌弓呼素不和 遣倭載斯烏越等詣郡說相攻擊狀 遣塞曹掾史張政等 因齎詔書黃幢 拜假難升米 為檄告喻之 卑彌呼以死 大作冢 徑百餘歩 徇葬者奴婢百餘人 更立男王 國中不服 更相誅殺 當時殺千餘人 復立卑彌呼宗女壹與年十三為王 國中遂定 政等以檄告喻壹與 壹與遣倭大夫率善中郎將掖邪狗等二十人送政等還 因詣臺 獻上男女生口三十人 貢白珠五千孔青大句珠二枚異文雜錦二十匹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