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荘子』内篇逍遙遊篇.6
魏王貽我 原文⋅校訂

 «逍遙遊篇 6 - 原文»
 惠子謂莊子曰 魏王貽我大瓠之種 我樹之 成而實五石 以盛水漿 其堅不能自擧也 剖之以為瓢 則瓠落無所容 非不呺然大也 吾為其無用而掊之 莊子曰 夫子固拙於用大矣 宋人有善為不龜手之藥者 世世以洴澼絖為事 客聞之 請買其方百金 聚族而謀曰 我世世為洴澼絖 不過數金 今一朝而鬻技百金 請與之 客得之 以說吳王 越有難 吳王使之將 冬 與越人水戰 大敗越人 裂地而封之 能不龜手一也 或以封 或不免於洴澼絖 則所用之異也 今子有五石之瓠 何不慮以為大樽而浮乎江湖 而憂其瓠落無所容 則夫子猶有蓬之心也夫 
 «逍遙遊篇 6 - 校訂»
 惠子謂莊子曰、魏王貽我大瓠之種。我樹之(、)成而實五石。以盛水漿、其堅不能自舉(擧)也。剖之以為瓢、則瓠落無所容。非不呺然大也、吾為其無用而掊之。莊子曰、夫子固拙於用大矣。宋人有善為不龜手之藥者、世世以洴澼絖為事。客聞之、請買其方百金。聚族而謀曰、我世世為洴澼絖、不過數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請與之。客得之、以說吳王。越有難、吳王使之將。冬、與越人水戰、大敗越人。裂地而封之。能不龜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於洴澼絖、則所用之異也。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慮以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憂其瓠落無所容。則夫子猶有蓬之心也夫。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