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荘子』雑篇徐無鬼篇.5
莊子曰射者 原文⋅校訂

 «徐無鬼篇 5 - 原文»
 莊子曰 射者非前期而中 謂之善射 天下皆羿也 可乎 惠子曰 可 莊子曰 天下非有公是也 而各是其所是 天下皆堯也 可乎 惠子曰 可
 莊子曰 然則儒墨楊秉四與夫子為五 果孰是邪 或者若魯遽者邪 其弟子曰 我得夫子之道矣 吾能冬爨鼎而夏造冰矣 魯遽曰 是直以陽召陽 以陰召陰 非吾所謂道也 吾示子乎吾道 於是為之調瑟 廢一於堂 廢一於室 鼓宮宮動 鼓角角動 音律同矣 夫或改調一弦 於五音無當也 鼓之二十五弦皆動 未始異於聲 而音之君已 且若是者邪
 惠子曰 今夫儒墨楊秉 且方與我以辯 相拂以辭 相鎮以聲 而未始吾非也 則奚若矣 莊子曰 齊人蹢子於宋者 其命閽也 不以完 其求鉼鍾也 以束縛 其求唐子也 而未始出域 有遺類矣夫 
 (楚人寄而蹢閽者 夜半於無人之時而與舟人鬥 未始離於岑 而足以造於怨也)
 «徐無鬼篇 5 - 校訂»
 莊子曰、射者非前期而中、謂之善射、天下皆羿也、(。)可乎。惠子曰、可。莊子曰、天下非有公是也、(。)而各是其所是、天下皆堯也、(。)可乎。惠子曰、可。
 莊子曰、然則儒墨楊秉四與夫子為五、(。)果孰是邪。或者若魯遽者邪。其弟子曰、我得夫子之道矣、(。)吾能冬爨(舍)鼎(、)而夏造冰(氷)矣。魯遽曰、是直以陽召陽、以陰召陰、(。)非吾所謂道也。吾示子乎吾道。於是為之調瑟、廢一於堂、廢一於室、(。)鼓宮宮動、鼓角角動、(。)音律同矣。(なし)夫(。)或改調一弦、於五音無當也、鼓之二十五弦皆動、(。)未始異於聲、而音之君已。且若是者邪。
 惠子曰、今夫儒墨楊秉、且方與我以辯、相拂(排)以辭、相鎮以聲、(。)而未始吾非也、(。)則奚若矣。莊子曰、齊人蹢子於宋者、(。)其命閽也(、)不以完、(。)其求鈃(鉼)鍾(鐘)也(、)以束縛、(。)其求唐子也(、)而未始出域、有遺類矣(。)夫。(なし)楚人寄而蹢閽者、夜半於無人之時(、)而與舟人鬥(鬭)、(。)未始離於岑、而足以造於怨也。

inserted by FC2 system